三叉神經痛治療經驗談

台大醫學院博士 拉菲爾人本診所 黃忠信醫師

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看到媒體報導又有三叉神經痛的患者被當做是牙痛,連續拔了四顆、五顆甚至六顆牙齒卻還在痛,轉到醫學中心才被診斷出是三叉神經痛。接著一連串的檢查包括磁振造影,於是開始吃抗癲癇藥、抗憂鬱藥,如果還是無效,可能考慮手術或伽瑪刀(高速放射線)治療。但是還是有患者無效,甚至導致嚴重的後遺症,包括神經麻痺等。高雄還有一位婦人因為被疼痛折磨了11年,經過各大醫院治療未見改善,無法吞食,只能靠先生以流質灌食,病得只剩皮包骨。先生不忍妻子過著人間煉獄的生活,竟在父親節的前夕,忍痛加工結束妻子的生命,先生也吃上加工自殺罪名,真是人間悲劇。


在這一則新聞被報導出來時,有一位三叉神經痛患者回診治療,她告訴我「黃醫師:你知不知道高雄有一個病人的狀況跟我一模一樣,這幾天因為實在太痛苦了,先生幫助她自殺了?我覺得她應該和我一樣也是三叉神經痛。還好我遇到了黃醫師您,三個月的治療已經幾乎完全好了,如果高雄這個病人可以遇到你,她就不會走到這個悲劇結局。記得我在治療前只要講個話、吃東西、刷牙、洗臉就痛得要命,現在完全不需吃任何止痛藥,除了出點力拍臉還會覺得怪怪的,其他都不會再不舒服了。真的非常感謝您!自己真的很幸運。」


根據我治療許多三叉神經痛的經驗,因為三叉神經痛的原因是伴隨三叉神經的頸內或顱內動脈過度擴張,導致擠壓到三叉神經,當頭臉部三叉神經分佈的範圍受到刺激或肌肉收縮運動,會導致頸內或顱內血管進一步擴張,使對三叉神經的擠壓更加厲害,從而引起相鄰神經纖維之間形成短路而不正常放電,刺激疼痛感覺神經,而造成像電擊、針戳、火燒等疼痛。疼痛程度與三叉神經受刺激程度有關,有些是很輕微的2到3分疼痛,有的會到很嚴重的8、9分,甚至10分痛。
因為絕大部分的血管是交感神經所調控的,醫學研究已經證明血管由自律神經所控制,所以造成三叉神經痛的頸內或顱內動脈過度擴張,其實就是一種自律經失調的表現。我們採用「相應神經調節療法」就是透過一種模擬神經傳導的波頻來調節自律神經的活性,可以針對控管血管的自律神經做調節,將過度擴張的血管的交感神經活性提高,使血管重新恢復收縮能力,降低對三叉神經的擠壓與刺激,所以可以從根本把三叉神經痛治好。


以下是另一位患者寫給我的信,她的經驗可以供罹患三叉神經痛的患者參考,也希望類似高雄吳姓婦人的悲劇不要再發生:「這個分享原該在三月底到西雅圖之前就應該提出,但因為自己想要多一個驗證治療效果的過程,因此現在才完成。我的三叉神經痛開始於1994~5年之間,至今經歷過神經節氣球壓迫法,燒灼術以及通常用於腦瘤患者的伽瑪刀,在燒灼術和伽瑪刀之間不知道是過多少次道聽塗說來的中藥治療,其中甚只還喝過地虎乾及中草藥和洗米水熬成的湯汁,看過的中西醫生不下二十來位。三次的外科手術效果最好的是讓我停止了僅僅三個月疼痛的伽瑪刀。而最最令人傷心的事,是當疼痛復發後卻聽到外科手術醫生說他不相信伽瑪刀手術會無效,反而開始懷疑我可能不是三叉神經痛。當時我只反問醫生"您有過三叉神經痛的經驗嗎? 現在您怎麼知道我的疼痛不是三叉神經痛? 如果真的不是,那當初您是如何判斷要我做手術的呢?",醫生只好建議我重覆再作同樣的手術試試看,否則他也束手無策了。我當場還不能哭,因為醫生認為我太激動。一個因為三叉神經痛了十幾年的人,沒有激動的權利?


伽瑪刀手術大概是六七年前,去年底因為到西雅圖幫女兒搬家,也許是因為下雪寒冷,加上壓力太大,三叉神經痛復發到一開口就痛如刀割。回台後試著在網路中再次搜尋有無新的治療發法。看到黃忠信醫師一篇關於三叉神經痛的治療方式,因為看起來好像是過去沒有試過的治療方法,抱著一探究竟姑且一試的心情先寫了email給黃醫師敘述病情及過去治療過程,黃醫師建議我到拉菲爾先作測試再討論。


測試後判斷的確是三叉神經痛,一般比較完整的療程可能需要三個月,黃醫師建議我先作一個月的治療看看效果再作決定。
醫師建議一周做三到四次的治療,一開始的第一周,沒有特別明顯的感覺,我在每一次治療之前,都會將上一次治療後產生的任何疼痛位置和疼痛感覺的變化詳細的告訴黃醫師,黃醫師會依照我的實際狀況調整治療的位置或增加針灸治療。每一次的調整後,我會有一點點疼痛減緩了的感覺。治療期間,疼痛偶有發作幾次,或是感覺將要發作但並未完全復發的奇特感。


治療期間按時服用醫生開的藥方,雖然知道那不是止痛藥,但是依照醫師建議還是很重要的。
三月二十五日前,完成了為期一個月的治療,疼痛沒有明顯的發作過,但還是帶著不安的心情和特別請醫師開的足量藥方出發到西雅圖。
今天,是五月十四號,從抵達西雅圖到現在,我沒有正式發作過。


西雅圖的氣候寒冷使得原本因為多年前作過的神經燒灼術產生的副作用而麻痺至今的左邊下巴肌肉仍舊會時有麻痺感,加上我又是個非常怕冷的人,過去曾經因為太冷而使三叉神經痛發作的經驗讓我仍舊每天提著心,提醒自己記得按時吃著醫師開的藥方,盡量讓自己放鬆心情,保持溫暖。而現在的我,正很開心的體會著沒有三叉神經痛困擾的生活。


從治療到今天的沒有發作,這個過程證明了這樣的治療對我是有效的,在親身體會過後決定跟大家分享。
我仍舊要不落俗套的感謝黃醫師的治療帶給我的快樂,這是我十幾年來一直渴望獲得的感覺。回台後,我會計畫繼續再作一段期間的治療,直到神經測試的結果回覆正常,希望跟我有一樣困擾的人能夠有機會獲得這個有效的治療。
三叉神經痛困擾日常生活,讓人常常處在沮喪且不想開口說話的情緒下,嚴重影響正常的社交,但一定要有勇氣嚐試新的治療,讓自己有機會回到正常的生活。

梁○○ 2009/5/15」

另外一位來自重慶的陳小姐,也是受三叉神經痛折磨多年,什麼方法都不見效,後來耐心的採用相應神經調節療法治療後,終於擺脫與止痛藥為伍的日子。

尊敬的黃院長及你的團隊大家好:
我是來自中國大陸的一位三叉神經痛患者,在5年前,左面牙齒部位突然出現疼痛的症狀,認為是牙痛,到牙科診斷確定說牙沒有問題,可能是三叉神經痛,於是到神經內科就診確定是三叉神經痛,開了治痛的藥吃了幾次,症狀就消失了。中間偶爾也出現過疼痛的症狀,用藥幾次就還好了。可是到了2013年8月,三叉神經痛的症狀明顯加重了,經常會不定時的發作,疼痛的程度難以承受,時間長達一個多小時,治痛藥從一次吃1~2顆,吃到了一次6~9顆,每天人都處於恐懼、昏睡、沒有精神,對什麼都沒有興趣,度日如年的狀態。想盡了很多辦法,吃中藥、針灸等都沒有用,到很多大的醫院去看,醫生告知也只能靠吃治痛藥控制。但在2014年3月檢查肝的指標,因吃治痛藥太多,藥物引起肝的指標已嚴重起標,醫生建議治痛藥要減量,同時還要吃保肝的藥,可疼痛的症狀又不允許這樣,迫於無奈,只好進行了三叉神經減壓手術。經過了這樣的煎熬,本以為就可以從病痛中解脫出來,可是好景不長,三個月後疼痛又開始了,症狀也一天天加重,加重的程度不亞於術前的狀態,每次疼痛達2個小時,死的想法都有,又開始大量吃治痛藥,最後沒辦法又去做伽瑪刀,可沒有什麼幫助。在大陸的治療已經讓我失去了信心,不是用錢可以解決的問題,所以想到了到台灣來進行治療,看看有沒有更好的辦法。2014年9月來到了台灣,雖然去了台大醫院、三總醫院的神經內科就診,醫師根據我的現況也告知我,目前也只能讓我吃藥來控制。結果和我在大陸的狀況一樣,藥物只能控制個一時,解決不了根本性的問題。疼痛的煎熬、肝的問題、腸胃的問題,恐懼的狀態一天天加重,整個身體處於惡性循環的狀態,我幾乎感到了絕望,對生活已失去了信心。就在我感到無助的時候,我老公在網上查詢到了「三叉神經不可怕」拉菲爾人本診所的治療文章,經過電話諮詢,我和老公帶著最後的希望來到了診所,在黃院長看診後就開始了治療,每天維持75分(鐘)治療,在經過黃院長看診和治療師們的治療後,我的病情一天天得到了緩解,到了第三個療程快結束的時候,我的病情得到了根本性的康復,可以不吃治痛藥了,疼痛的症狀明顯減輕了,這樣恐懼的心情一天天消失,睡眠也一天天好起來,狀態也一天天恢復,讓我重拾了生活的信心,看到了生活的希望。這種從病痛中掙脫出來的感覺是正常人無法想像,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的,我只是發自內心的感謝黃院長精湛的醫術,良好的醫德,治療師們熱情的服務,耐心的治療。在感謝的同時,我希望和我有同樣經歷的患者,在治療過程中病情是會有反覆的,一定要有信心和耐心,不要半途而廢,只要堅持治療,一定會看到希望的。這也是我治療後的心得與患者們分享。最後祝黃院長及你的團隊身體健康,萬事如意,祝拉菲爾人本人本診所聞名遐邇。更希望黃院長在我的家鄉重慶開一家你的診所。哈哈。
(陳oo,2015.2.10)

從三叉神經痛的病因與各種治療的策略,不難發現吃藥只是治標,把傳送到大腦的痛覺利用抗癲癇藥與抗憂鬱藥把它阻絕掉,真正的血管過度擴張擠壓三叉神經的病因並未處理,只要停藥可能就會再發生疼痛,何況這些藥作用在中樞神經多少有副作用。手術或伽瑪刀是破壞性的治療,除了風險之外,也無法保證一定有效。採用相應神經調節療法這種物理性的療法,不但沒有侵入性與藥物副作用,而且還是直接調節神經讓血管重新恢復收縮,除去對三叉神經的擠壓的根本性治療,是一種非常值得採用的新療法。

相應神經調節療法系列講座-「自律神經失調」←講座已結束,點此觀看現場錄影與病患分享


如對於您的症狀與相應神經調節療法等問題諮詢,請撥打 

8:30~21:30皆有專人接聽,
其餘時段請填寫以下表單,會由專人回電
方便聯絡時間:
 請確定電子信箱是否正確, 以免醫師回覆時無法收到。